开国将军成钧中将为何立下遗嘱:骨灰不放入八宝山

1958年10月,时任空军副司令员的成钧中将,下到某雷达连当兵锻炼。为防止基层干部不敢对他大胆管理,战士对他特殊照顾,他特意改名成本兴,对自己担任的职务严格保密。

因为战士们没有见过他,开始几天很顺利。可这个秘密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被捅破了。那天,成钧正和班里的几名战士在值班室值班。忽然班长喴了一声:“起立!”成钧和几个战士迅速站了起来。此时,福州部队空军副司令员刘鹏少将来到了值班室,班长刚要报告,却见刘副司令员走到“成本兴”面前,抬手敬礼报告……这下秘密可就再也保不住了,成钧只好向大家说了实话,并作了说明。

从此,成钧力争的普通一兵的生活被破坏了。战士们对他特殊照顾起来。

有天早上,成钧要到饭堂吃饭,班长对他说:“今天我们在宿舍里吃饭!”

成钧问:“为什么不到饭堂吃呢?”

班长说:“今天特殊。”

话没说话,就见一个战士端了一盘煎鸡蛋进来,放在了成钧面前。见此情景,成钧沉下脸来,很生气地说:“同志们吃的菜我又不是不能吃,为什么这样照顾我呢?”说完,不管班长和其他战士怎么解释,他拿起自己的碗筷就朝饭堂走去。

事后,成钧又给连里提了意见:“今天我是下来锻炼的,同志们能吃的东西,我都能吃,能住的地方,我也能住,同志们能掌握的技术,我也要学会,希望同志们不要把我当客人。我现在是列兵,对我要求越严格越好。”

雷达连驻守在海防前线一个三面环海的半岛上,他们的阵地设在一座山头上,宿舍建在山脚下。一天轮到成钧所在班战斗值班,正患感冒的成钧不顾同志们的劝阻,带病参加值班。下午,成钧要到山下办事,班长告诉他办完事就不要再上山来了。可是,晚上10点多钟,他又上气不接下气地摸回了阵地。班长问:“你怎么又上山来了?”成钧认真回答:“今晚是咱们班值班,我是这个班的战士,怎么能不来呢?”就这样,成钧按照一名列兵的要求,带病同班里的年轻战士一起,在值班室坚守了一夜。

进城30多年来,成钧一直保持着联系群众的本色。他坚持长年下部队蹲基层,每到一处,部队的营房、阵地、油库、洞库、仓库,地下指挥所,无所不去,无所不看;就是不住高级招待所,不游山玩水,不采购土特产;更不用说请客送礼,大吃大喝,捞“纪念品”之类的不正之风了。他因健康原因早已不再饮烈性酒了,有次在某部检查工作时,饭桌上摆了两瓶茅台,他要把酒撤掉,部队首长坚持不依,他便让秘书按市价付了酒钱,算他“请客”。事后还要让秘书交验收据。

在他生命弥留之际,对自己的身后事遗言三条:一是丧事从简,不要惊动党中央和军委首长,免得干扰他们的工作。二是家属不要向组织提出任何要求,不给组织添麻烦。三是骨灰不放入八宝山,把位子让出来给别的同志。

成钧,(1911年6月19日—1988年8月6日)原名成本鑫,曾用名成本兴,1911年6月19日生于湖北省石首县成家咀粟田湖边的一个农民家庭。1927年参加石首起义,1930年参加工农红军,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团长、旅长、师长、纵队司令员、第二十五军军长、福建军区副司令员兼第十兵团副司令员、军委防空部队副司令员兼华北军区防空部队司令员、志愿军空军副司令员、空军副司令员等职。先后参加湘鄂西、湘鄂川黔苏区反“围剿”和长征,率部参加山城堡战役、巩固和发展淮南淮北抗日根据地的斗争,以及莱芜、孟良崮、兖州、淮海、渡江、上海等战役战斗。在国土防空作战中,多次指挥击落国民党空军U—2型高空侦察机。他对党忠诚、智勇双全、身经百战,曾9次负伤,为中国革命和人民军队建设贡献了毕生精力。1982、1987年被选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曾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