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双双患上艾滋病,只因一场意外

凤兰今年56岁,是一个即将步入老年的单亲母亲,家里住着老式的水泥房子,她说在孩子爹去世之前他们家也算是村里相对来说比较富裕的人家了,那时候孩子爹还年轻,在砖厂做工,为人敦厚老实,老板见他踏实,就让他当个小头头,他们一家三口生活也是很幸福的,如今住的房子就是砖厂老板资助盖的。

只是那次意外,“那天我在地里干活,邻居来叫我说孩子爹出事了,说脚被三轮拖拉机轧掉了,因为失血过多就补血,谁知道这一补,就得上了该死的病啊,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我也被传染了……”凤兰说起自己身患艾滋病的经历,眼神突然暗淡了下去,她说她从没想过这样的祸事会轮到他们家,也就是这样,孩子爹的去世,又加上自己患上艾滋病需要看,这个就从此步入了艰难。

“我们那个时候,不像现在,人有文化了,知道的多,吃药国家也管,那时候啊,俺家孩子爹一走,亲戚邻居一听说是得这病走的…..都恨不得我们也跟着去,就怕传染给他们,这也就算了,还到处传说孩子爹是因为不正混得的…..就连我去看病,俺们这的诊所都关门不让进,那时候,别说邻居了,一个娘的都不来往了….”谈到患上艾滋病后的境遇,凤兰忍不住红了眼眶,孩子爹刚走的那几年,她如今想想都觉得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自从我也得了艾滋病,俺们娘俩就苦的很,孩子最初是在上学的,这事发生后,好多孩子家长就怕俺孩子也有,就非让俺孩子回家,学校也没办法,孩子在学校也没人敢给他玩,就退学了。孩子没学问,家里又只种两亩地,我又有这病,别说娶媳妇了,连工作都得跑到谁也不知道的地方去……”凤兰说到自己儿子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她说是自己拖累了孩子。

凤兰说如今自己年纪大了,除了艾滋病之外,自己现在又得了脑梗和脑血栓,虽然说艾滋病的药是国家管,自己如今还是承担不了生活和其他的药物,孩子只靠打一些零工,还没有成家,她的生活过得很凄苦,但这是命,她说她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