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知识:茅台酒护肝,是真的吗?

白酒中,茅台酒确实不错,不论香味还是口感,都是顶呱呱的,而且,应酬起来很有面子,请吃饭,如果喝白酒,不上茅台酒都觉得不好意思。茅台酒被捧上神坛,有两个说法:一是喝了不上头,喝多了第二天不太辛苦。二是茅台酒对肝脏损害少,甚至还护肝!

喝酒让人兴奋。我们平时都约束自己,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乙醇让我们大脑发出指令,分泌内啡呔,这种东西吸毒也能分泌,表现出来就是兴奋,平时不敢想的也能浮想联篇,不敢说的话也脱口而出,不敢干的事也敢干了,所以有“酒后吐真言”,“借酒行凶”。被禁锢的人性得到释放,谁不喜欢?但喝酒危害健康,却是不争的事实,对健康的危害不会马上显现,还可以安慰自己“也许不会”,但喝多酒后第二天头疼、难受,却是立竿见影的。这方面,茅台酒比其他酒确实不一样。

▲体内酒精代谢过程

让我们喝多了上头、头疼的罪魁祸首的不是乙醇,而是乙醛。酿酒时,不仅仅产生乙醇,也产生乙醛。进入人体的酒精会迅速在肝脏内被乙醇脱氢酶转化成乙醛,然后被乙醛脱氢酶降解成乙酸,只有小部分乙醛会逃逸出肝脏,进入血液循环。但是,肝脏处理乙醇的速度很有限,正常人每小时仅能处理7克乙醇,酒量大的人这个数字可以上升到10克以上。饮酒量大于50克左右,正常人需要花费7小时才能处理完。在这7小时中,身体内的所有脏器都会处在乙醛的包围中,很多过量饮酒的人第二天起床后仍然会感觉昏昏沉沉,就是这个原因。茅台酒经过九次蒸馏,乙醇含量相对少一些,所以不容易上头。当然,喝多了,什么酒都会上头,第二天也都难受。

但说到茅台酒护肝,这属于医学范畴,不较真还不行。茅台酒官网曾转载过《中华医学》杂志2003年2月10日出版的一篇论文,《茅台酒对肝脏的作用及其影响的实验研究》,这篇文章由当时的贵州医学院教授,现贵州医科大学博士生导师程明亮教授领衔其他九位专家研究发现,茅台酒能诱导肝内的金属硫蛋白增加22倍,抑制肝纤维化发生病理基础的肝星状细胞增殖及胶原蛋白的产生,同时茅台酒富合的超氧化物歧化酶(SOD)是对人体有益的补充,可能还与金属硫蛋白共同协调加强作用,防止肝纤维化的发生,具有一定的干预和延缓肝纤维化作用。《中华医学》杂志是国内的权威杂志,由它发出来,似乎很有说服力。

▲《茅台酒对肝脏的作用及其影响的实验研究》

我们来看看这个实验是怎么做的。他们把小白鼠随机分组,有的灌稀释了的茅台酒,有的灌生理盐水,有的灌稀释了的乙醇,同时都给小白鼠吃高脂低蛋白质食物,连续14周,然后解剖老鼠,对肝脏进行比较。这样的实验能推导出茅台酒护肝的结论吗?当然不能!首先,茅台酒稀释液与茅台酒就不是一回事,按这个实验,茅台酒用一倍的蒸馏水稀释,谁喝茅台酒还加水?其次,用稀释茅台酒与纯乙醇作比较,也缺乏实践对比意义,我们喝别的酒,又不是100%的乙醇。第三,即便是这个实验,也承认“茅台酒诱导高脂低蛋白饮食大鼠肝内有脂滴沉淀,并有脂肪变性,肝间仅有轻度纤维化,乙醇对照组大鼠肝脏呈典型肝硬化改变”。说白了,大意就是:吃高脂低蛋白食物的老鼠,喝稀释了的茅台酒,患轻度脂肪肝,喝纯乙醇的,得重度脂肪肝!吸入大量的乙醇危害比吸入少量乙醇的危害轻,这是常识,不能因此得出茅台酒护肝的结论。这是典型的以科学方法忽悠人,正儿八经的胡说八道!

更遭打脸的是,对于茅台酒护肝这一说法,参加这一课题组研究的9名专家之一、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翟为溶教授坚决反对。她认为,这样的结论在学术上的错误是显而易见的,在读者中很容易造成误导。她表示,“论文的撰写过程我全然不知,发表前也未征得我的同意。对此,我声明:对该论文,我不负任何责任。”

另一个“权威”的说法,来自于茅台酒的老董事长季克良先生,他说茅台酒厂职工医院和镇里的医院发现,喝茅台酒的人肝脏光滑,没有肝硬化,而仁怀镇那些患肝硬化的,基本上是不喝酒的。茅台酒厂自1951年国有化至2001年,共有260多个职工死亡,只有三人是死于肝癌,而这三个人还是滴酒不沾的。这个说法变成了:喝茅台酒没有肝病,不喝反而会得肝癌。季老的说法,不具备统计科学性,“听说”,“据说”,是不能拿来论证的!

世界卫生组织早就公开表示“酒精为一类致癌物,有足够的证据表明饮酒和健康风险之间存在线性剂量响应关系”。事实上,全世界5.5%的癌症发生和5.8%的癌症死亡是酒精引起的,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茅台酒可以护肝。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