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住在纽约?摄影师走进一群纽约客的家,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魔力

“没人能承受得了纽约的物价,然而却有八百万人做到了。我们是怎么做到的?我们也不知道!”

——

Fran Lebowitz

《假装我们在城市》

似乎大多数真正的纽约客对他们的城市都是爱恨交加的。

自80年代以来,纽约摄影师 Sally Davies 记录了纽约这座城市满是涂鸦和霓虹灯的街景。“然后我开始想,我一直拍摄的这些建筑里,到底都住着谁?于是,在街头拍摄35年后,我决定走进纽约客们的公寓里,去拍摄他们所有不寻常的、美丽的、奇怪的、无聊的和真实的荣光。”

在 Sally Davies 的新书《New Yorkers》里,她为76位纽约客拍摄了肖像,在他们各自的公寓里。拍摄对象包括出租车司机、艺术家、医生、作家、画廊老板、摄影师、电影制片人、设计师、舞蹈家、纹身师、变装皇后、灵媒,甚至包括了一些传奇纽约客,比如前卫音乐人 Laurie Anderson、六次获得托尼奖的戏服设计师 William Ivey Long 等等传奇纽约客。 其中的一些人已经在自己的房子里住了四十年甚至五十年,创造出一种几乎是他们个性延伸的装饰。

他们为什么选择纽约?作为一名纽约客又意味着什么呢?

Suzanne Mallouk

2019年5月11日,Suzanne Mallouk与和爱犬贝拉在中央公园西的家中合影

60岁的Suzanne Mallouk的家位于中央公园西路,曾是艺术家让-米歇尔·巴斯奎特的女朋友,1988年,27岁的巴斯奎特去世后,Suzanne 进入了医学院,现在是一名精神病专家。

“当我在1980年2月14日第一次来到纽约的时候,我马上就知道那是我命中注定要去的地方。它有一种坚韧不拔的、黑色的优雅,对我来说是美丽的,现在仍然如此。纽约就像一个活的有机体,不断地生长和变化。这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城市。城市的自然节奏与我自己的节奏感觉是同步的或和谐的。到别的地方我都觉得沮丧。”

Marina Press Granger

Marina Press Granger在东村的公寓

36岁的 Marina Press Granger 在1991年苏联解体时离开了乌克兰,和她的家人一起定居在南布鲁克林。她学习了十年的芭蕾,如今她被东村的艺术场景吸引。Marina 和她毛茸茸的狗狗 Odette 住在市中心的粉色公寓里,有力地表达了她的身份。

“我曾帮助一位老妇人在包厘街穿过德兰西街。她问我是不是住在附近,我说, ‘哦,不,我负担不起’。她看着我说,’如果你属于这里,你就会在这里找到你的一席之地’。这对我来说改变了游戏规则。好吧,我属于这里,我确实也找到了一个地方…亿万富翁们可以买下中城所有的房产。反正也没人想住在那儿!”

Rachid Alsataf

“我喜欢这个大城市,因为我来自一个小村庄。我喜欢高大的建筑,喜欢噪音、酒吧、餐馆和灯光……”

这位75岁的老人在他的一生中做了很多事情。他出生在叙利亚拉卡市,有九个兄弟姐妹。他教过小学,参加过战争,经营过电子企业,最近还开过出租车。自1994年以来,他一直住在东村那套简朴的公寓里。

“我喜欢这里的多样性。我不只是生活在阿拉伯社区,我和很多来自不同国家的人生活在一起,中国人、希腊人、乌克兰人……我喜欢这样的生活”。

X Baczewsky

2019年5月2日,她在第一大道的家中拍摄

“当我搬进这个小公寓时,我决定把它想象成一个大房子里的小客厅,而不是小公寓。”

Liz Duffy Adams

2019年4月28日在东村的家中拍摄

“我很感激我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它还有一颗狂野的心,一个破碎的年轻人可以在曼哈顿租到一套便宜的公寓,你可以在简陋的阁楼里免费制作戏剧。那是一个充满危险和心碎的时刻,我们失去了那么多漂亮的人。但在这个租金暴涨、迪士尼化的城市生活的中产阶级时代,于艺术并不好,乐趣也少得多。尽管如此,我还是爱纽约和它那倔强的灵魂。”

Flloyd NYC

2019年10月26日在位于东村的家中拍摄的

“搬进去后不久,我发现在我之前的那个租客只付了我四分之一的钱,接下来的两年我都在法庭上度过。后来,我的房租降到了极低的水平。这让我有能力过一种挨饿艺术家的生活。我过着非常清醒的生活,我喜欢做饭,烘焙,和男朋友一起看老电影。”

Meta Hillmann

2020年1月5日,在她位于曼哈顿东村的家中

“谈到中产阶级化,我可能会被认为是问题的一部分,因为我年轻,又不是本地人。但是我在旧金山长大的社区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曾经是附近唯一的白人孩子之一。有很多帮派暴力。现在它是旧金山最时髦的街区,除了技术人员,没人住得起。”

Gerald DeCock

在他切尔西酒店家中拍摄

“纽约对我来说有魔力。中产阶级化是不可避免的,你可以选择抵制它,也可以选择过优越的生活,感激你所拥有的一切。我选择专注于生活中我是多么的幸运。我住的这个著名的地标建筑,已经建设八年了。这很复杂,但我的结论是:如果这座建筑是一个有生命的东西,而幽灵们在抵制过渡,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我每天都在我神奇的住所里快乐地生活着。”

Danny Fields

2019年4月23日在他位于西村的家中拍摄

“对于美国来说,纽约还可以,但也差强人意。在60年代和70年代还可以,然后就变得越来越平庸了。到外面去看看纽约那令人沮丧的人口真是件苦差事。我加入了远西十街协会,因为很多垃圾没有被收集。我们发行了一份名为《远西第十街时报》的小报,很可爱。垃圾仍然没有收集,食物的价格是伦敦的三倍,购买食物是一件可怕的事情。遗憾的是,一个人要靠吃才能活下去。”

Michael McMahon

2019年8月22日在他东村公寓拍摄

“如今,40年过去了,纽约并没有那么肮脏,也没有濒临破产,东村也不再是曾经的中心,但我仍在这里。我仍然定期在一个乡村乐队表演,仍然穿着旧货店的衣服。我仍然住在那间铁路公寓里,幸运的是,跟室友一起住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12年中有22个室友)。”

Steven Hammel

2019年9月22日在他位于纽约市中心罗斯福大道上的家中拍摄的

“我热爱建筑,尽管纽约所有的新建筑都不再那么便宜了,但我仍然喜欢看着这个城市自我改造。许多人说纽约最好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它在过去更令人兴奋,但我相信,对于一个22岁的人来说,它仍然令人兴奋,并拥有和我22岁搬到这里时一样的机会。虽然不同,但还是一样。”

Pamela Lubell

2019年7月1日在她位于上西区的家中拍摄的

“我结婚又离婚了,但我对纽约的爱是永恒的……直到死亡尽其所能。”

Sur Rodney (Sur)

4月19日在他位于东村的家中拍摄

“在如今的许多社区,人们很难找到 ‘社区’的感觉。以前不是这样的。纽约市是一个国际化的城市,在这里,人们期待和容忍不同。现在,这种观念已经被一种郊区的心态所取代,差异已经成为一种威胁。”

William Ivey Long

2019年5月22日在他位于翠贝卡区的工作室

“我搬到了纽约,住进了切尔西酒店。这是正确的选择。”

Laurie Anderson

2019年12月8日,她和狗狗威尔在西村的家中合影

当Laurie Anderson还是个小女孩时,她想长大后做“70件不同的事情”。她当过美术老师、评论家、插图画家、发明过一些乐器、录制过唱片、写过书、表演过、在美国宇航局做过常驻艺术家、拍过电影、上过电视。她与Lou Reed合作录制唱片,两人于2008年结婚,在1999年搬进了这间公寓。Laurie 现在还住在这里。“我搬到了纽约,并留在了那里。我喜欢这里,我现在还在这里。”

James Kaston

2019年11月2日在斯图文森家中拍摄

“我仍然喜欢纽约,但不包括自行车道、自行车或者骑自行车的人。我不喜欢这座城市的玻璃大楼,也不喜欢所有的连锁店。它真的变成了一座贪婪之城。我不喜欢人们用 ‘奢侈’ 这个词来形容那些应该用 ‘普通’ 来形容的东西。”

Sylvia Parker Maier

在她布鲁克林的公寓拍摄

父亲是摩城的音乐家,母亲是上东区的古典钢琴家,看起来所有遗传的酷都被直接注入进了Sylvia Parker Maier 在布鲁克林的公寓。在这个装饰着郁郁葱葱的植物,描绘着遥远地方的彩色肖像的公寓里,51岁的画家同与丈夫、儿子以及两只金毛猎犬共同居住。

“有人问我妈妈, ‘你来自哪里?’ 因为她浓重的阿根廷口音。她会回答说, ‘我是纽约人’,尽管她不是在这里出生的。如果她是一座城市,她会是纽约。当我想念她的时候,我就会仰望天际,感受她。”

Sam Swope & Jim Tryforos

拍摄于他们共享的二层

1994年,Sam Swope 和 Jim Tryforos 在找一套公寓。但当他们在上西区第90街的一套褐砂石住宅中,偶然发现了两套可供出租的单间公寓时,他们决定把它改造一下。从那以后,他们一直住在一起,只是在不同的楼层。

“不寻常的、独特的、探索的冒险似乎永远消失在高端的一切”,但他们无法想象离开:“这座城市仍在对我倾诉……它提供了匿名的避难所……没有它卓越而珍贵的公共交通系统,你怎么可能活下去?”

Sally Davies

2020年1月1日,她和狗狗Bun在东村的家中

Sally Davies 是这组肖像的摄影师,1983年,她从加拿大搬到纽约时,买下了艾伦·金斯伯格的旧公寓,至今仍和她的狗狗Bun住在东村。

“我并不喜欢纽约的一切,但我真正喜欢的东西让我在这里呆了近40年。在那里,你可以在想通事情的同时消失。我喜欢这里的多样性和我们一起生活的方式,有好有坏,就像一个不正常的大家庭。我很幸运,在一切还没有变得那么资产阶级化之前,我曾生活在这里的那个神奇的、疯狂的旧日子里。”

“别人问你 ‘你为什么住在纽约’的时候,你答不上 来。 但你知道,你鄙视那些没有胆量这样做的人。 ”

——Fran Lebowitz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