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昆明军区合并为昆明军区 谁让中央改变决定

1985年5月23日至6月6日,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在北京召开。6月4日,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在会上郑重宣布:中国政府决定,人民解放军减少员额100万,这就是著名的“百万大裁军”。

邓小平指出:与其说是“精兵”,不如说是“精官”。“这是个得罪人的事情!我来得罪吧!不把这一矛盾留给新的军委主席。”

尽管当时中国军队有400万人,但连队并不充实。各级机关,副职过多,每个军区有十几名甚至几十名领导,还有什么“团职保密员”、“营级打字员”等等。当时,世界主要几个国家的官兵比例是:苏联1∶4.65;联邦德国为1∶10;法国为1∶17,而中国却是1∶2.45。

已面临退出成都军区司令员岗位的王诚汉敏锐地意识到:这次精简整编对军队干部是一场严峻的考验。王诚汉表示坚决服从中央军委决定,愉快地退出军区领导岗位,真心诚意地支持以傅全有为司令员、万海峰为政治委员的新的军区领导班子。

虽然,由成都、昆明两军区合并组建新的军区已定名为昆明军区,军区领率机关确定驻昆明,但王诚汉仍反复掂量,总感到选址昆明有些不妥。在赴北京参加军委扩大会议的途中,王诚汉一直在思考成都、昆明两大军区合并后,军区机关到底定点在哪里才更有利于整个西南战区的作战指挥、后勤保障和战区的长远建设问题。到北京的当天晚上,王诚汉找到军委的一位首长,问对成都、昆明两区合并机关定点问题还可不可以提意见。这位首长说,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供军委参考。于是,王诚汉组织几位成都军区参加会议的工作人员,连夜起草了《关于昆明、成都军区合并后定点问题的几点想法》的信,在征得军区政治委员万海峰的同意后,以他们两人的名义上送军委首长。信中提出:从四川和成都在西南的政治、经济、军事地位看,军区机关定点成都较为合适;从西南战区的作战指挥看,定点成都可以更好地兼顾西藏、云南两个作战方向;从战区的后勤物资保障看,定点成都有利于整个西南战区的物资筹措、调运和供应;从利用现有军事设施看,成都的交通、通信设施比较完善,特别是成都到拉萨一线,经30多年的建设,公路、通信、仓库、兵站等都比较完善,定点成都有利于现有设施的利用和减少投资;从军区空军的作战任务和指挥位置看,有利于整个西南空军的组织指挥。基于以上理由,信中明确建议军委将定点昆明改为定点成都,同时也表明了军委怎么定都将坚决执行的态度。在小组讨论会上,王诚汉以这封信为基础,代表成都军区参加会议的领导作了进一步发言。他的发言当天被整理成大会简报,送中央政治局和军委领导,在会议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军委领导在广泛听取意见的基础上,作出了将定点昆明改为定点成都的决定。回忆起这件事情,王诚汉说:“当时,军委已经下达了我的免职命令,我提出这个建议,完全是从军队建设事业考虑,尽自己应尽的责任。”

王诚汉(1917.12.23—2009.11.20),原名成翰,乳名宝安,1917年12月23日出生在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桐柏集王家大湾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0年参加工农红军,1933年转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团长、旅长、师长、第六十军军长、西藏军区副司令员、成都军区司令员、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等职。先后参加鄂豫皖、鄂豫陕苏区反“围剿”和红二十五军长征,率部参加开辟豫西抗日根据地、中原突围和鲁南、孟良崮、太原、进军西南等战役战斗和抗美援朝战争。曾参与指挥第六十军首创志愿军防御作战以来一次歼***军一个团大部的范例。他信念坚定,军政兼优,身经百战,屡建功勋;他胸怀坦荡,思想敏锐,作风深入,平易近人,深得部队官兵信赖。是中共第十二届中央委员,1987年被选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曾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故事讲述人王南方,安徽岳西县人,1983年入伍,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记者协会理事,《军营文化天地》杂志原副主编,《解放军生活》杂志原主编,十大博客博主之一,《北京晚报》、《东方少年》杂志专栏作家。现为少年特战兵训练营总指挥,志在为培养优秀少年做贡献。出版的作品有散文集《明星360度》、《情感私语——走进名人的亲情世界》、《苦恋树》、《八荣八耻——辛勤劳动篇》、《中小学课本里的“星火燎原”》,报告文学集《神龙汽车团》(与人合著),绘本《捉迷藏》等。报告文学《星火燎原》曾获解放军文艺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