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2月查封澳大利亚进口葡萄酒11268升

由于对华存在倾销,中国商务部已于去年底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实施临时反倾销措施。但中国市场的“无可替代性”,使澳洲葡萄酒只能源源不断地向中国出口。

在中澳贸易紧张局势下,观察者网查询发现,中国海关今年1-2月已在深圳、重庆等口岸查封约3.43吨澳大利亚进口葡萄酒,原因包括标签不合格、超标使用食品添加剂等,均已依法做退货或销毁处理。

日前,中国商务部已正式裁定将对澳大利亚相关进口葡萄酒征收5年反倾销税,税率最高可达218.4%。《南华早报》指出,中澳贸易紧张局势已经对澳大利亚葡萄酒产业造成“毁灭性打击”。

澳大利亚相关产业协会和葡萄酒管理局均认为,该国葡萄酒能否找到新市场,进而消化此前销往中国的商品,将是其未来两年生存的关键。“如果到年底还找不到新市场,真正的销售压力将会到来。”

资深葡萄酒从业人士指出,澳大利亚葡萄酒近年来在中国市场发展很好,一是因为有政府补贴的成本优势,二是由于一些投资移民的经营活动扭曲市场。中国不少葡萄酒产地条件其实不错,但产业目前非常年轻,需要呵护市场环境。

《南华早报》报道截图

“毁灭性打击”

《南华早报》援引中国海关数据报道称,上个月,澳大利亚Paspaley集团旗下博纳酒庄约8640升葡萄酒和该国林斯黛尔酒业约2646升红葡萄酒,分别因标签问题和过量使用添加剂在深圳海关被查封。

随后,观察者网查询中国海关3月29日公布的信息发现,今年2月共有8批次澳大利亚进口葡萄酒未获准入境,总重量约1.13吨,未准入境的事实包括超范围使用食品添加剂、标签不不合格。

中国海关表示,未准入境的食品均已依法做退货或销毁处理。

信息来源:中国海关进出口食品安全局

观察者网进一步查询发现,中国海关公布的信息显示,今年1月共有9批次澳大利亚进口葡萄酒,总重量约2.3吨,分别在深圳、重庆因标签不合格等原因未获准入境。

信息来源:中国海关进出口食品安全局

澳洲葡萄与葡萄酒协会(Australian Grape & wine)负责人托尼·巴塔格林指出,这也可以反映出中国市场对澳大利亚葡萄酒生产商来说是多么有利可图。自2020年11月起,中国已对澳大利亚部分商品实施反倾销措施,尽管如此,许多澳大利亚出口商仍认为自己可以从中获利。

但这一乐观情绪在上周五遭到重击。3月26日,中国商务部宣布结束对澳大利亚进口葡萄酒的反倾销调查,确认将对进口装入2升及以下容器的葡萄酒征收116.2%至218.4%的反倾销税。

中国商务部调查认定,澳大利亚进口相关葡萄酒存在倾销,国内相关葡萄酒产业受到实质损害,将从3月28日开始实施为期5年的反倾销税,而税率也高于去年公布的107.1%至221%之间的临时反倾销税率。

在这一“意料之中”的决定公布后,巴塔格林表示,澳大利亚葡萄酒行业将专注于推动新市场和现有市场的增长。他还称,该国出口商在英国和澳洲市场获得了动力,并在亚洲、欧洲和美国等地寻求销售。

“我们现在的重点有两方面。首先,我们正在与业界和澳大利亚政府合作,评估我们在中国市场和国际体系内可用的选项。其次,我们正关注其他市场对澳大利亚葡萄酒不断增长的需求。”巴塔格林称。

尽管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Wine Australia)称该国葡萄酒在英美有很好的增长前景,但想替代中国这一最有价值的市场并没有那么容易。澳大利亚贸易部上周透露,中澳贸易紧张局势前,澳大利亚出口葡萄酒的40%都销往中国,每年价值约10亿澳元,但今年1月这一数字已经暴跌至不到100万澳元。

《南华早报》指出,中澳贸易紧张局势已经对澳葡萄酒产业造成毁灭性打击。

“英美和澳洲市场对白葡萄酒有更多需求,而澳大利亚出口到中国的葡萄酒几乎都是红葡萄酒,”巴塔格林坦言,英美市场无法替代中国市场对葡萄酒的需求。

图片来源:南华早报

“贸易争端非常难以解决”

虽然低库存在一定程度上减轻无法向中国市场出口的影响,但巴塔格林和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均认为,澳大利亚葡萄酒能否找到新的市场,消化此前销往中国市场的商品,将是其未来两年生存的关键。

“如果我们到年底还找不到新市场,真正的销售压力将会到来。”巴塔格林称。

《南华早报》报道称,澳洲葡萄与葡萄酒协会正在考虑通过澳大利亚政府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出申诉,就像该国的大麦行业一样,但是还没有做出决定。

巴塔格林表示,该协会正在评估各种选择,并将在下周作出决定。

在中国公布反倾销措施后,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丹·特汉(Dan Tehan)上周末坦言,贸易争端非常难以解决。

“正如我所说的,中国采取的这类措施是非常令人失望的,我们将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试图扭转这种局面”,但特汉同时又补充称,“我们希望与中国政府建立良好的工作关系,我们希望能够解决这些争端”。

《南华早报》认为,中澳关系紧张源于去年4月。当时,欧美各国防控疫情不力,但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外长佩恩却“齐刷刷”把指责矛头对准中国,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要发起所谓国际独立调查,要“调查新冠病毒的源头”。明面上是要给国民一个说法,实则是企图追随美国政客脚步,积极“甩锅”中国。

根据报道,2020年5月,中国宣布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反倾销税。加上葡萄酒反倾销,成为中国自1995年以来对澳大利亚发起的4起反倾销案中的2起。而同期澳大利亚已提起87起针对中国的反倾销案。

资深葡萄酒业内人士陈总对观察者网表示,澳大利亚葡萄酒销售近年来在中国发展迅猛,有几大原因:

原因之一是成本较低。一方面,澳大利亚的葡萄酒产业属于农业,享受政府补贴;另一方面,中国葡萄酒产业属于工业,政府没有补贴,这就导致澳大利亚葡萄酒在成本上相对国内产业有优势。

原因之二是一些中国赴澳移民投资项目会投资葡萄酒产业,对这些人来说,钱其实不是问题,但他们在澳大利亚收购葡萄酒之后,储存葡萄酒的酒罐是有限的,他们就会想办法尽量出货,而这些人的人脉和主要活动圈子又是在中国,所以很多澳大利亚葡萄酒就会被低价卖到中国市场。这会导致中国葡萄酒市场的畸形发展。

谈及国产葡萄酒,陈总表示,中国葡萄酒产业目前还非常年轻,但宁夏产区、河北怀来产区、新疆天山北麓以及南疆的葡萄酒产业条件都相当不错,只是还需要时间发展,所以就更需要呵护健康的市场环境。

事实上,不止葡萄酒和大麦,澳大利亚煤炭、大麦、牛肉、龙虾和木材等对华出口贸易也都受到关税和其他制裁措施打击。上周,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官员对参议院预估,自两国贸易争端加剧以来,几乎所有行业的对华贸易额骤降40%。

澳大利亚大麦 图片来源:法新社

但澳大利亚支柱产业之一铁矿石目前还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3月29日,澳大利亚政府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该国预计本财年铁矿石出口将达到创纪录的1038.5亿美元,因为全球钢铁制造业在经历了新冠疫情的低迷后开始复苏。

“未来五年,随着必和必拓、力拓、FMG等矿商从西澳大利亚的皮尔巴拉地区开采更多铁矿石,预计这项澳大利亚最有价值的经济出口每年将获得逾1000亿美元的收入。”澳媒称。

去年12月,铁矿石价格一度走高。当时澳大利亚前任资源部长马特·卡纳万甚至提出,要对输华铁矿石加征1%的关税,号称要让中国“付出代价”。但当地媒体直言,以该国体量这无疑是“自杀行为”。

事实上,自中澳两国在贸易和外交等领域的关系出现紧张之后,包括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丹·特汉、澳大利亚外交部长玛丽斯·佩恩等多名澳政府官员试图与中方对话,但都坐了“冷板凳”。

对于中澳关系,中国外交部曾多次定调,中方对于发展中澳关系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我们始终认为,一个健康稳定的中澳关系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共同利益。希望澳方多做有利于中澳互信与合作,符合中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事,为推动中澳关系重回正轨提供条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