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吃宵夜的凡尔赛

“随随便便吃个宵夜。”

这话在北方的烧烤摊或是重庆的火锅店里还能轻轻松松聊两句,到了汕头这种“凶险”之地,可就要格外小心了。

勤劳勇敢热情好客而且商业头脑异常发达的潮汕人,最大的本事就是把东西卖贵,刚刚走出铁窗的黄老板如此,笑傲港股的马老板也如此,马老板之前执掌港股牛耳的李老板更是如此。

说回餐桌的江湖,最早折腾燕翅鲍等高端菜肴的多是潮汕餐厅。近些年来鲍参翅肚这些外来之物已经不能满足不明真相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求,潮汕人民又及时推出了老鹅头和本港响螺,奋不顾身抬高了物价。如今京沪的顶级食肆没有三年以上的老鹅头和三斤以上的大响螺坐镇,恐怕不敢大宴宾客。

那么大排档又如何呢?之前许多外地朋友来到汕头必然到富苑打卡,吃完之后,都会心惊肉跳的说一句:好贵呀!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据说汕头的宵夜江湖中又杀出一彪人马,以快刀割韭菜而闻名,于是欣然跟随当地美食达人拜会了这家传说中的“不夜粥”。

这家“深藏功与名”的传奇大排档果真是灰头土脸隐于路边,走到店中,也是一副英雄莫问出处的草莽杂乱气象。那么这家宵夜大排档究竟贵在哪里呢?

我以为,要把价钱卖贵,无非是三大套路而已。其一是凸显稀缺性,比如倒卖钻石、折腾古董字画便是如此,餐桌上有些食材因为某种不可替代性和不可复制性,也具备了这样的资源稀缺属性。

来“不夜粥”吃宵夜,必然会被推荐品尝一下鳗鱼鳔。深海的大鲈鳗有着自行车轮胎内胆一般大小的鱼鳔,大鳗鱼不易得,其鱼鳔也自然具备了稀缺性。娇软滑糯的口感确实温润可人,一煲丝瓜焖鱼鳔端上来,晶莹剔透,被彪哥戏称作“荔枝肉”,但这样一个小煲的价钱便是八百多,客官你可要想仔细喽!

其二是高附加值。常见的套路是环境高贵和工艺独特,不夜粥的环境只能用忆苦思甜来形容,但工艺如何呢?我不敢妄下判词,但是有几道菜做的还真让我印象深刻。

之前在广州的饶平私房菜“一记味觉”吃过让人惊艳的梅汁烧血鳗,不夜粥这里宠辱不惊地用姜葱爆炒血鳗,没那么矜持,滋味也很可口,价格也很惊人。但我觉得脑洞大开的还是甜品的糕烧枇杷,之前在许多潮汕大排档都吃过糕烧番薯芋头之类,但精选大枇杷去皮进行糕烧,入口竟然有了一种川贝枇杷膏的质感,如醍醐灌顶一般顿生清凉,成为一段洪荒宵夜的完美归宿。

其三是传播造势。网红现象是老一辈无产阶级美食家所不能理解的,但这确实满足了新生代消费人群的心理需求。白天不懂夜的黑,有一种心灵满足是来自抽象的价值解构。不夜粥把龙虾鲍鱼象拔蚌等高端食材随随便便用泡沫箱装了就散落在地上,看上去有一种举重若轻的不屑一顾,更暗合了大多数人“真功夫在民间”的迷信,难保穿着水鞋在炒菜的大师傅不是个扫地僧呢!

在不夜粥吃宵夜得花多少钱呢?一般来讲,人均消费五六百是基本起步价,要是管不住自己的嘴,那也就管不住自己的钱包了。

所以,如果有汕头朋友跟你轻描淡写的说一句“今天晚上就简简单单吃个街头大排档的宵夜吧”,那可真是在玩凡尔赛体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