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一周年,三位亲历疫情的武汉普通市民谈谈“不服周”的武汉都有哪些变化?

樱花落满江城,武汉和世界再度重逢。

一年之前,随着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的解除,武汉逐步驶离了世界的风口。一年之后,当外交部长王毅先生在全国“两会”外长记者会上表示,将在4月春暖花开之时向全球推介湖北,这座以江湖气和码头文化著称的城市,也将重回世界瞩目的焦点。

时间,是历史无声的记录者,也是武汉复苏的讲述者。2020年8月,湖北启动“与爱同行 惠游湖北”活动,百日之内五千万游客涌入湖北,看到武汉旅游市场的无限潜力;2021年1月,据2020年武汉市政府工作报告显示,武汉GDP重回全国城市前10,看到武汉后疫情时代的复苏力;2021年3月,随着公众号“武汉市文化和旅游局”现象级樱花大片刷屏,看见武汉开年后的第一眼浪漫。

从时间之上俯瞰,“最美逆行的白衣天使”变成了“樱花树下的翩然舞者”,“四下无人的街头巷尾”更替为“两江两岸的璀璨霓虹”,“疫情期间一杯难求的香飘飘”演变为“武汉茶颜悦色门口8小时长队”…….种种景象,组成江城流动的烟火气。这座包容与新生的英雄城市,生命力正在街头巷尾升腾。

三位亲历疫情的武汉普通百姓,将过往一年的经历分享给凤凰网旅游,或许我们可以透过他们的生活,见微知著,看见“英雄之城”武汉的复苏历程。

文 | 椿

编辑 | 李琦

总策划 | 许玥

方舱正能量小姐姐,在考古道路上阔步前进

“我并不排斥‘英雄武汉’或‘武汉24小时’类的新闻或纪录片,它并非社会宏大叙事,恰恰相反,它让更多人看到了个体力量。”

去年4月8号武汉解封那天,彭彭才刚刚从汉阳方舱医院康复回家一周。那天她坐在电视机前一边听着外地车辆涌入武汉的新闻,一边赶教授布置的几篇作业。疫情慢慢过去,生活开始像往常一样慢慢流淌。

去年春天,作为新冠的轻度感染者,彭彭住进了汉阳方舱医院。疫情期间,武汉将市内多家场馆改造为30余家“方舱医院”,以最小的成本有效缓解了武汉医疗资源紧张,解决轻症患者的收治难题。正是在这里,无数患者的病症得以治愈。

(彭彭在方舱医院的手札)

自重启后,湖北籍工人外出务工遭受歧视的新闻不断。即便这只是个体偶然的行为,但这种冷漠,的确在武汉人心中留下微妙又心酸的印记。重返学校后,彭彭刻意与昔日的同学保持距离,每天坚持三次消毒、杀菌,出门必带双层口罩。

初次之外,她还坚持每天锻炼,以缓解疫情后整体的心肺功能下降、走路吃力、冷汗等等后遗症。

好在这种“歧视”只是个例。去年11月份,彭彭跟随团队去西安考察,在酒店登记住宿时,她笑着跟服务员开玩笑说:“我是武汉的,你不害怕啊?”服务员说:“怕什么,武汉现在是全国最安全的地方”。

(彭彭)

武汉“解封”已逾一年,如今在武汉的街头巷尾,“口罩、消毒水、酒精洗手液”早已经成为生活的常态。彭彭说:“从患上新冠到完全恢复,期间完全不敢与朋友见面,妈妈还和小姐妹们闹翻。如今全国对武汉人态度转变,武汉被称为全国最安全的地方,妈妈和小姐妹也重新开始出去旅行。总体来说一年变化很大,也很梦幻。”

我挺过来了,我的小店也是,武汉也是

“当时感到很绝望”,贾师傅回忆起解封初期那段日子时声音有些嘶哑,“现在门店营收勉强回到之前水平。但盘算着下一次备货时,还是会警惕一些。”

2020年,是贾师傅来武汉的第三十个年头,却也是他过得最艰辛的一年。

疫情前,贾师傅在六渡桥附近的老社区盘了一家不起眼的临街小店面,面积20多个平方,月租金大概4000-5000元。尽管赚不了大钱,但维持一家人的生计没有问题。

(贾师傅的小店)

武汉过早的汤粉、煎包、稀饭,原本就利润薄,贾师傅的用料总比其他店子足一些,价格却更便宜,10个煎包只要4块钱,扎扎实实一碗面才6块钱。即便每天凌晨4点起来准备食材,忙到脚跟不着地,一天最多有3000元流水进账,贾师傅却笑着说:“生意都是人忙出来的”。

新冠病毒突袭,封城76天,贾师傅的店铺和这座城市一起被迫按下了暂停键。起初关店,贾师傅倒没想太多,想着解封了就再开门呗,可封城时间越来越长,贾师傅独自坐在门口抽烟的时间也越来越多。4月武汉解封,但由于各个社区控制标准不同,且六渡桥的店面有一部分要依靠外地务工人员,回来的人少了,进账流水也少了一大半。苦苦支撑一个月,生意还是难以为继,贾师傅最终只能暂时关闭,店铺被房东收回。

(贾师傅的小店)

直到去年10月,随着街头巷尾的人流越来越多,贾师傅在自家小区楼下新开了店面,还请来了老村长的厨师,打开了外卖业务,准备在餐饮这条道路杀出一条血海。他说,金庸里的大侠都是历经磨难才有一番成就,我相信我挺过来了,小店也是,武汉也是。

回想一年多的历程,贾师傅笑着说:“武汉只是得了一场感冒,现在人多了,车也多了,虽然大家还都带着口罩,但是那个充满烟火气息的江城已经回来了……”

从失业中走出,我活出了另一个自己

“公司年会上,拿着最佳新人的证书,莉莉的心态更加安然:改变原本并不是可怕的事,但只要开始做了,不要停下来,也是能完成的,所有目标也不再遥远。”

订单取消,创业失败。莉莉的2020年尤其坎坷。去年春节前,莉莉创业刚半年的工作室生意十分火热,疫情之后,半年的付出全部归零。

(莉莉创业工作室的伴手礼)

失眠、焦虑,是莉莉当时的常态。也是整个武汉的缩影。但好在“不服周”是武汉的性格底色,武汉“重启”后,各行各业纷纷展开自救。阿里、腾讯等互联网企业通过直播等方式,推广武汉的农产品;在线教育、医疗健康也在武汉安营扎寨。

曾经穷到“半个月最大的支出,就是给‘猫主子’换一包猫粮”的莉莉,在疫情结束后,也决定“穷则思变”——主动学习一些基本的生存技能,来确保自己在最窘迫的时候仍能平和心态。

在那之后,莉莉报名了平面设计专业的培训,3个月只休息了3天,最终收到了知名设计机构的offer。熬夜、通宵,在设计公司十分正常,莉莉很珍惜这样的忙碌,每天下午点一杯浓缩咖啡,一口闷之后,“心脏在五脏六腑里乱窜”,待平静后继续工作加班。

(“重生”的莉莉)

高强度快节奏的生活并没有给莉莉造成困扰,相反,她觉得自己“精力充沛,每天都很有干劲儿”。

每个人都是历史故事的一部分。过去一年,武汉经历了很多,每一位普通又不简单的武汉人,共同谱写了武汉的英雄故事。热闹的过早、流动的江水、灿烂的樱花,从逐步复苏到全面开花,武汉终于跨越了春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